有些恐懼,它一值都在,只是,你可以說服自己不去正視...

不去正視就可以逃避,可以逃避就可以先不難過...

有些情緒,它一值都有,只是,你可以說服自己先行掩飾...

先行掩飾就可以太平,可以太平就好像它並不重要...

直到,某個時機或是某個臨界點,因為心有戚戚的爆點,讓你再也沒得掩飾再也沒得逃避,情緒就會潰堤...一瀉千里...

 

最近,迷上淺草茉莉的小說。

我愛看小說也愛哭。只要感動,眼淚就無法控制,不論,是在書店或是捷運...。不過,真的幸好,這本"相思畫眉",是在家裡看的...因為,看小說哭出聲音,這倒還頭一遭。

 

這是一個鋪陳阿茲海默症的故事,只不過,背景是在古代,患症者是自幼聰穎無比的男主角...

如果有一天,你得知自個兒會忘了我,你會怎麼辦?

我會恐懼沒有你存在的記憶的日子來到,我會害怕你得知我忘了你的事實,我更擔心你面對腦中沒有你的我,會是如何的傷心欲絕?我沒了記憶也就忘了痛,可你怎麼辦?你腦中有我,記憶分明,往後的日子該如何承受…?你會恨我吧? 恨我竟敢忘了你,你也會憐我吧?憐我是個忘了愛人的可憐蟲…

 

初期,發現罹症的恐懼,到中期一值默寫畫眉(女主角)的特徵來刻印於腦海的努力。

他的畫眉,鵝蛋臉,柳眉大眼,眼角有笑紋,嘴角自然微翹,喜歡穿水藍色衣裳,喜歡吃香香樓的甜包子…

他的畫眉,鵝蛋臉,柳眉大眼,眼角有笑紋,嘴角自然微翹,喜歡穿水藍色衣裳,喜歡吃香香樓的甜包子…

 

到後期,為了怕愛人無法忍受這樣的傷心欲絕,他獨自離開;卻又為了不讓遺憾扼殺愛人的生存意念,於是依約相見... 

姑娘,你迷路了嗎?

他…竟然忘了她的臉孔…

因為怕忘記要說甚麼,所以事先寫了紙箋,卻忘了她是誰…他沒忘了要等的人是誰,卻忘記要等的人的面容。

 

紙箋的內容是...

記憶的價值到底是甚麼?我想就是執著於不想放棄的依戀吧!你,是我最愛又不想遺忘的人,但,我偏偏終要面對忘記你的一天,可我要你記住,就算那一天我認不出你了,也請你不要悲傷…請你饒恕我竟然將你遺忘,但是在我空白記憶的深處,我相信其中最深的一層,就是惦記,就是我對你的惦記。

我聽說,來生若想再見到今生最愛的人,可以不喝孟婆湯,跳入忘川河,只要在那裏忍受千年的煎熬之苦,千年之後,若心念不滅,還能記得前生事,便可投胎重入人間,尋找前生最愛之人。我有執念,相信就算腦袋空白,還是記得住這股執念,我將跳入那忘川河等待,等待千年後與你的相逢…

 

畫眉的痛,畫眉的不甘,畫眉得不捨.... 

 

愛是在悲傷裡也能堅毅地露出微笑…只要她這世都不忘他,就算他忘了她也沒關係,就由她來記得他好了,連他的份,她一起記憶。她闔著眼,哼著歌,細細的水痕由眼角敲敲滑過…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而失了記憶的魂魄,只剩下一股執念,忍受千年...

一顆顆淚珠,滴滴落入忘川河,晃出七彩流光,忍受著利齒啃咬的痛楚,一顆顆將淚珠拾起吞入,一幕幕吉光片羽,鮮艷分明,是唯一的存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闔上書,閉上眼,

     如果,我得知自個兒會忘了你,我會怎麼辦?

     如果,我忘了你,你又該怎麼辦?

 

威廉 福克納說過 過往永遠不會死亡,它甚至不曾過去,生命會再延續下去…

~~~~取自淺草茉莉的"相思畫眉"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Fre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